• Bush Definition

叢林在南京CIFF(0)——咱不叫NIFF

图·文 | 十六 编辑 | 叢林 *版权归作者和叢林 BUSH DEFINITION 所有,引用请注明出处。



还在归途列车上就看到将BIFFCIFF对比的段子,确实相比ladymidnight在BIFF遭遇的各种限制,十六在CIFF很滋润:住的干净并且没有门禁、吃大餐喝酒看电影、见识各路豪杰,种种艳遇于是种种乐不思蜀。但是这么说的时候有时很羡慕BIFF的艺术范儿独立范儿高姿态等等等等的。于是说这没有可比性,影展有影展的气质,为了呼应金鸡的独立可以高调起来。所以就叫CIFF吧。

没有参加过之前的影展,只是听知情人士都在议论这次影展的爆棚前所未有超乎想象。开幕式上连导演都没有站的位置了。十六去得早,还可以在前排+1的地上坐着,VIP媒体席啊!



作为典型的水果软糖般的80后,十六绝对没有勇气磕了药脱光光在草地里打滚,只好有时候假装纯情女大学生,在片场和同坐的大哥哥哥大姐姐搭讪,他们会感动说你一个女孩子专门从成都来看片,然后感叹纪录片的拍摄者和观众都是多么有勇气啊,然后握手惺惺相惜明年再见。虽然是假想的革命友谊,也小小地满足了十六在平凡世界的英雄梦想。在黑黢黢的教室和不那么够黑的大会堂。会发现很多人的high点、笑点、睡点、问点等等,比娱乐圈的根基(帅哥美女和八卦)更有趣。 看口口卡的那部名字很长的短片时,旁边的男士躁动得让十六都想告他耍流氓了。

后来看到微博上分析观众的提问,看来有人知道自己已经把观众甩在后面很远了,那么你们这些先醒过来的人,要不要走过来扇我们两耳光呢?这两耳光是message还是massage(请断章取义)呢?

导演和专业人士对放映设备也很不满,但是十六似乎很喜欢这种磕碜的。后来在卢米埃影城看了两场,由于坐的太舒服都不幸频频睡着。

不过在教室放映也有很多不细心的时候,这个也许别人已经说了很多也许以后再说。这里十六想说说自己的感觉,第一天下午看《归去来》《光男的栗子》时,很威武很细心的导演自己动手给我们加座开窗什么的,导致十六产生这两部是本届影展看的最开心的片子的幻觉。

而很多导演关注的视觉力量被设备削弱的问题,十六只能保守地浅薄地站着说话不腰疼地认为这没什么,而且看到视觉奇观都有种被忽悠的错觉——好好写剧本是多么伤脑筋的事啊,把摄影机揣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去是多么费力的事啊。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想犀利一点点的,还是习惯性地恭维了,滥情了,没有立场了。 引用那天纪录片论坛上激情发言后愤然离场的体制外以及影展外纪录片工作者的一句话:我们现在讨论这些“伦理”“问题”不如想想怎么让这些影像被看见——果然是张老师策的展,连旁听生都这么有悟性。

“看”这个词太凶猛,十六和论坛学者们都不敢乱说。

1 view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