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sh Definition

Elle n’est pas “她不在”女性主题影像月



她不在

历史是女人失语和缺席地存在,以至于女性能够变成一种主义。 这个主题月,我们会看见的“她”,有的在北京搞艺术,有的裹着小脚,有的被家人卖到异乡,有的立誓终生不嫁。她们的身体在历史中扭曲,心灵在现实中挣扎。 似乎在我们的时代,真实的“她”终于一边说着一边被说着渐渐浮现,但她们并不在世人的关注里,甚至不在她自己的经历里,“她”的出现只是需要被我们看见——因为我们不能通过自己的眼睛看见真实的自己。 我们也不能通过镜头看见真实的她们:被拍摄的对象总会指着大荧幕上的自己说那不是我,就像我们总说一部纪录片不可能解决什么问题一样,她们所承受的也难以化解。

只是因为成都终于迈着一贯缓慢的脚步走到春天,我们不得不来谈谈爱与花盛开。



时间:3月24日 – 4月14日 下午3点 地点:芳沁街62号 大象酒吧

【具体排片】 3月24日(周六):顾亚平《亲爱的》 4月2日(周一) :胡杰《平原上的山歌》 4月7日(周六) :白补旦《小脚人家》 4月14日(周六):骆仪《自梳》&辛佩宜《通过我们的身体》

活动流程:观影(部分导演采访视频)+集体交流(部分活动有嘉宾)

【影片简介】 《亲爱的》 导演: 顾亚平 2007,82‘

2005年的北京,三位现代女性的故事。纪录片《亲爱的》是一部关注现代女性生存状态及自我认识的纪录片。记录几位出国、经商、做艺术、思索人生、反省时代的不同女性,展现她们婚姻内外的挣扎、心灵深处的困惑、理想与生存的矛盾、相互间的倾轧与关爱。她们性格各异,对人生体验不同,经历也大小都有坎坷,但她们同样要以自己的方式承受着这个转型时期的社会带给人,尤其是带给女人的得与失。

《平原上的山歌》 导演: 胡杰 2001年,70’

一首山歌在山东平原上回荡,这是17岁就被拐卖到山东平原的云南彝族少女罗小佳的歌声,现在她已经在山东农村生活了七年。来山东后她被迫嫁给一个年轻的农民,并领到了结婚证。本片纪录了她在陌生的山东农村的家庭生活和她对家乡的思念以及她对命运的看法。罗小佳在来山东省的第十个年头,她终于争取到回家的权力。经过4000公里的旅程她回到了故乡云南,看到了日夜思念的母亲。但是她却陷入了矛盾之中,最后她让母亲为她唱了很多山歌,她带着那些悲凉的山歌又返回了山东。

《小脚人家》 导演:白补旦 2006,,114‘

山西省右玉县下窑村,7岁缠足的白大女和刘部汉,俩人都因爱人去世,于四十年多前带着各自三个孩子结合在一起.(白大女2男1女)(刘部汉3个女儿)如今,孩子们都已当上了爷爷奶奶,且大都不在白大女和刘部汉的身边.争对抚养俩位老人的晚年生活,双方的孩子也都各有分歧… 所以尽管俩人都已八十多岁,还是需要早起晚归出田耕种,而白大女老太太更是因为自己的一双小脚,不得不拄着双拐蹒跚在风雨中,跪劳在田地间…期间,多位缠足老太太面对镜头,倾诉着自己的小脚…

《自梳》 导演:骆仪 2010,27’ 映后播放导演访谈视频

这是一个关于抉择的故事。清末民初,在二十几岁时,面临顺从父母之命还是立誓终身不嫁的选择,广东地区的不少女性都选择了后者。已立誓的姊妹帮她们挽起发髻,她们成为了“自梳女”。自梳女不做家庭妇女伺候丈夫和孩子,而是在工厂劳作半生,在养老院度过晚年,一生独立。如今,仍健在的自梳女大多年届九十。回首一生,她们的讲述里有骄傲、有孤独,但无悔:“那会儿时兴自梳!”

《通过我们的身体》 导演:辛佩宜 2010,60‘

影片关注到台湾社会中,一个我们大陆人经验之外的职业,酒促小姐。导演本人对此片已经阐述得相当严密,似乎不再需要我来写什么选片人的话了,于是我便懒惰地摘抄原话如下:本片试图解析摄影机前后拍摄者和被摄者的关系,讨论持摄影机的人本质上的权力焦虑;也在题材的脉络里,描绘酒促小姐在当今台湾社会文化下的样貌,并解析此行业中对于一个女性身体劳动的规训,探问其中性别差异和看与被看的欲望流动。

3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