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sh Definition

叢林篝火 | 滨口龙介《激情》映后交流现场实录


主持人:掌声请上我们的导演滨口龙介先生,我们的策展人也是今天担当我们翻译老师的中山大树先生,两位请坐。

滨口龙介:大家好。


主持人:我想先冒昧的先请滨口导演跟大家聊一下你的电影的生涯,从如何学习电影开始,让大家有个基本的了解。

滨口龙介:谢谢大家来看我的片子。没想到能来到成都,这么大的这么好的影院,这么大的银幕,来了这么多的观众,我自己还有这一部影片,都感到很幸福的。

这部影片是2008年,大概是十年前吧,我在东京艺术大学学电影的时候的一个毕业作品。那个时候我是读研究生,这个研究生的专业成立只有两年的历史,我进这个研究生的时候只有两年的历史,那这个毕业作品的话,学校给所有的预算大概一共是200万日元,给的时间是十天完成的这一个作品。

这所学校是有很多的专业,也有一个老师说我们是小的制片厂,除了导演专业之外,还有摄影专业、录影专业、美术专业、编辑专业、制片专业等等,然后他们都去想进入商业电影工作的。

明天放映的片子(《夜以继日》)的摄影师也是这部影片参与的同学,他在这个影片里面是当灯光,还有这个第二个摄影机的。所以我们合作了十年了,然后这十年的变化,如果你们明天再看的话,可能看得到这样的变化。



观众1:因为其实我昨天和前天两天的短片都有看过,我也看到这两位演员在之前也有参演,其实这部让我还惊讶的是他们两位演员演得真的很不像他们之前那两部短片的印象,而且这一部之中也有很多大段的长镜头,还有那些演员互相说对白的镜头,我想知道当时您在十天之内是怎么对演员要求完成这一切,有没有什么协助之类的?


滨口龙介:谢谢你的问题,好像《激情》里面的演员就是后面我的几个作品有合作过的。这部影片,因为我之前也做过独立的电影,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总结。完成这部影片的时候,我也很有成就感,可能是因为这些演员让我发现演员的力量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拍完这部影片之后,也经常跟他们合作。我对表演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写了剧本给他们,可能是我选演员吧,只有这个。

之前我拍的作品都是我们设计好了机位,然后演员不太动的,但是因为后来我觉得还是让演员自然发挥比较好,让他们自由的走动,所以我只有给他们剧本,让他们自己想,凭自己的感觉来表演。后来那个效果比我想象的好,所以后来我导演的作品也是一样,只有这样的要求。



观众2:我感觉这个结构有点像侯麦的《慕德家的一夜》,请问导演你有受到这部影片的影响吗?

滨口龙介:他是我特别喜欢的导演,所以可以很明确的说我受影响了。

观众3:滨口导演你好,我就稍微八卦一下,我想问的是,在这部影片里面,这个爱情的恋爱关系是你所觉得这个恋爱关系是一种暴力,女主所选择的这个就是在课堂里面说的暴力的,她对暴力的态度是不是也是您对爱情的恋爱关系的态度?我想知道这一点。


滨口龙介:谢谢你的问题。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 刚才您说到这个暴力,暴力方面的话我认为爱情很容易变成暴力,比如说对方改变成像我自己,或者是我自己要变成像对方那样,就是有这样的要求的时候,爱情很容易变成暴力的。 所以应该要考虑爱情当中的暴力性,怎样避免这个暴力性,可能两个人需要,不是让某一个人改变像我一个人,可能需要两个人都要变化,然后了解对方,这样的爱情是比较重要的。



观众4:我想问的是在这部影片里面,两个人最后他们都选择回到原有的对象,我想问他们是出于爱情的选择,还是出于不想放弃已经拥有的这一切而做出的这种选择?


滨口龙介:这个问题跟侯麦很有关系。侯麦是一个法国导演,然后他经常拍关于人的心理变化。有时候是男的,有时候是女的,但是这个人有自己喜欢的人,但是突然就是有变化,爱上另外一个人,但是这个变化的过程当中还是要回到自己原来的对象。 因为这个变化是特别的突然的,突然转身要回到自己原来的对象,那这个时候我也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是也可以理解的,后来我就想想,可能这个人物是这样的人,或者是爱情就是这样子的。 所以好像是理解不了,但是又可以理解的这种感觉,好像电影和我之间有断了的感觉,但也有一起连接的感觉,我觉得想做一个类似于他那样的作品,让观众体验同样的电影,所以我考虑这个电影怎么拍的时候,我就想了,还是回到原来的恋人的这样故事。




观众5:导演,我刚才本来想问一个问题,在整个这几个人的关系当中,突然插入了一段老师对这些学生的一段关于暴力的说教也好,网上讨论这段,其实大家每个人都会有解读,但我想知道您对插入这一段的考虑,刚才有一个提了类似的问题,我就想说您这整部电影中很多室内的拍摄,然后大量的对白,你是如何去考虑这种观众的感受,使这种对白不至于太过说教,控制的特别厉害,这种您是如何处理的,在电影当中?谢谢。


滨口龙介:刚才我说了,我是上东京艺术大学的研究生,那个学校的老师有一个是北野武,还有一个是黑泽清,那我上的课多是黑泽清的。我不知道你们多少了解黑泽清这个导演,他是非常出名的功夫片导演,也是描述暴力的很好的一个导演。

然后我自己的特征跟黑泽清是完全不一样的,有时候对这个区别有绝望,但是有时候是有信心,那我拍《激情》这个片子的时候,肯定会想到拍完之后黑泽清老师会看的,那我去拍摄的时候还是要考虑他的角度,他会怎么想这个问题。

我不想拍单纯的爱情故事,就是超越爱情的这个这些,更升级的一个片子。

所以我加了这样的戏,然后这个戏的前后是有很不一样的,这个摄影机就不一样,前面用的是HDV,这个戏的后面用的是HD,就是后面的像素更高,就用了这样的两种机器拍。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半部分的话需要两台机器,因为这个人物很多,主要是我们拍摄的时间只有十天,所以要拍那么多人的话需要两台机器,但是后面的话人物也少,他们的移动也比较少,所以用一台机器就可以解决的。 但是这个一下子变画面的话是感觉比较奇怪,所以中间加入了一段戏,这个就是学校里面的戏。所以这个学校的戏用了两台机器,也是两种机器,主要的是像素高的HD的一台,拍血腥的脸的时候用的是HTV的机器。

顺便我告诉大家这些小秘密,那个戏里面那些发言的学生是有十个人,那时候拍摄的时候来的学生也是十个人,但是看起来有30个人左右的样子,是因为每个角度,这是他们自己当了群众演员了。所以这样拍的话,我们要考虑先怎样去分镜头,所以前面的话前面的前半部分是没有考虑分镜头拍的,但是拍摄的方式不一样,所以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有很多的区别。



观众6:你好,首先请允许我表达一下我激动的心情,终于见到真人了,安心了,首先非常感谢您选择来到成都做放映,然后亲临现场,其实我一直非常喜欢您的作品,因为我觉得看到您的真人形象和您的作品,给我一种反差萌的感觉,因为你的电影非常细腻,在我的认知里面,我觉得您的作品总是能传达和感受出最细腻,还有非常的,对不起,我有点激动,OK,非常的细腻,同时又是非常的私密,但却是最具普世的人类的最真实的情感,所以说我觉得每次看您的作品都感到非常的动容,而且您是通过现实的手法去展示它,与其说展示不如说是赤裸的暴露他,但是却产生了最共情的一种诗意化,所以说这是我最喜欢您的作品的一个理由。

我把问题简单一点,智也和我们的女主从她下班回来之后在沙发上有一段对谈,他上一幕还在教室里面,下班之后回到了沙发上对谈的那一段,那个镜头非常有机械感的比较不是那么完美,有点青涩的手法的那个镜头,是您当时的设备和技术不是那么成熟的时候,让我们现在观看的时候,当时产生了一种渐离效果,会让我出戏,有一点点出戏,但是同时让我产生了更多的思考,您是如何看待这一个完美的错误的一个巧合。


滨口龙介:我是想那样拍的。我想当时我想这个镜头应该跟别的不一样,所以我故意把他跟别的拍摄方式是有变化的。




观众7:你好,我已经在成都蹲了你两天了,因为我不是成都人,真的,一定要向你表达我对您作品里面对两性关系的一个探讨,我觉得真的很精细,也很符合我个人的价值观。导演,您以前大学曾在东大就读文学部,然后我想问对您来说,有没有对您创作理念有很大影响启发的作家,或者说您个人喜欢的作家?

滨口龙介:虽然我在东京大学上的是文学部,但是我的专业是美学(00:37:26)学科,因为这个专业是可以写电影的毕业论文的,所以我在文学部也并不是学文学的。 所以说实话,我也没办法,举个例子,其实我也没有看那么多的作家,所以我也说不出到底喜欢谁。 所以我是比较简单的这些喜欢吧,我比较喜欢看的小说家的话就有两个,一个是陀思妥耶夫记,还有一个是夏目漱石。




观众8:你好,因为我也是一个编导,我也面临要拍一个毕业作品这个问题,我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在想,你十年以后你再看到你的毕业作品的时候,你有没有一些遗憾,或者你有更多新的认识新的看法想法,我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滨口龙介:因为今天没有看这部,然后最后看这部应该是五年前吧。五年前我看的时候,我的感想实话实说,我觉得这个片子比我想象的好。

但也不是我觉得这一部是非常完美的作品,当然也有很多不够的地方,但是到底哪里不够,是《激情》十年后的作品,就是明天要放的《夜以继日》,看的话你们对比发现吧。



观众:滨口导演你好,我想问一下,因为您刚刚讲您的老师是黑泽清老师,那我想问你暴力的因素有没有受到他们的影响呢?

滨口龙介:我觉得应该有的,因为之前我拍的作品里面没有讲到暴力,以前是没有觉得必须要这些描述暴力的。 我可能从黑泽清学到很多的东西,最主要的是一个镜头里面到底要拍什么,就是怎样表现这个是他给我影响最大的。 一个镜头可能表现的是这个导演他的思考或者想法,这个是比较明确的,比如说要用刀刺一个人的话,这个刀进到他的肉里面还是不拍这个就直接切掉呢?这个会影响观众自己看见他这个事件的这样的影响是有很大的变化的。 我觉得电影是表达这个变化的,一个镜头里面的或者一个戏里面的变化。 那这种暴力的镜头是用一瞬间的时间可以让大家让观众感觉到这个变化的,所以暴力和电影是非常融合的。 但是我也不知道到底自己喜欢多少描述这样的暴力。

主持人:感谢大家留到现在,我想请大家跟我一起把掌声送给中山大树先生,今天其实是大树先生的生日,他还在跟我做中日影像文化的交流,我们感谢大树先生,我们也把热烈的掌声送给滨口导演,谢谢他精彩的分享,也期待明天可以再见到大家。




92 views0 comments